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要静!

 
 
 

日志

 
 
关于我

其实,太重情非我所愿.是火总是要熄灭的,和风风火火后的幻灭相比,我情愿选择小溪一样绵绵不绝的平和.

网易考拉推荐

为道者日损  

2007-04-10 20:2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名字是自己起的,小时候觉得不好听,可长大之后,研究了《老子》才发现,我的名字大有气象。道伟乃大道也,此大道不可多道,多道非大道也。

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学院派,本科在南京师范大学就读,对南京的画风也多有了解,南方风格尚精细,所以我也沾染了许多诸如此类的特点,来西安之前笔力纤细,画多南方态。经过西安美院三年的研究生学习,感受西北的大气,画风为之一转,变柔弱为浑厚,但也不失细腻,面貌小有感觉,这要感谢西北深厚的文化底蕴的滋养。登华岳而悟范宽之博大,观兵马俑而知历史之沧桑,由是我之性情不得不豪迈,画风不得不苍厚悠长。

   在我留西安美院国画系工作之前,我对自己所从事的中国山水画的学习还停留在技法学习阶段,回想起我那时所进行的山水画研究,既充满着艰辛,又充满着快乐。唐张藻说“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在师造化这一方面,我是十分重视的。外出写生感触最深的还是三峡之行,我是赶在三峡大坝蓄水之前去看三峡的,瞿塘峡的雄奇,巫峡的神秘,小三峡的梦幻,香溪的幽碧,高岚的意外,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别是在高岚,感叹于岩石之苍古,雨中挚伞摹写,形似乞丐,惹得山民笑,辗转留连八天余,其间一老妪为我做饭,饭菜虽差,偶有腊肉亦足矣。最后离开老妪处,乘车去宜昌,此日有小雨,车刚驶出不多久,转过一个湾,忽见满山烟云,妙不可收,山行云转,极尽变幻,是我平生所不曾见的,恨不能下车。车快至宜昌时,路经晓峰,又见山峦间微有云气从车窗边闪过,云水冲淡,疑是仙境,此时心中已盘算好回宜昌后定当回此地写生,然而,如今这也只是未了的心愿。回来后,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便创作了山水画《潇湘水云》。此画是我长时间研究宿墨画法的具体运用,南方画家多用所谓的墨膏来制造宿墨的效果,但墨膏轻薄,不宜用于厚重的画。宿墨则不同,厚重华滋,黄宾虹作画爱用宿墨,在墨似干未干之时点以宿墨,干了之后黑如漆。另外,黄公出外作画,腰间带一小瓶,里边储有上好的宿墨以备作画之用,别人为他准备的墨,它是不用的,可见黄公对墨很讲究。我对墨也很讲究,一般的画家多用一得阁墨作画,然此墨一遇到生宣纸便沁滥,不留笔痕。如果拿上好的墨块精研之后再用,墨色极佳,笔笔留痕。从这一点小事可知,如果当今画坛提倡研墨作画,我想绘画界的整体水平也会大为提高。可惜如今商品气息充斥画坛,买画的手里拿着银子在等着拿画,研墨岂不是太慢了。然我画《潇湘水云》用时近半个月,不计较时间长短,墨慢慢研来,慢慢做成宿墨,古琴曲《潇湘水云》弥漫于室,神清气定,缓缓画来,几日之后,不知不觉满室烟云,挂于壁间,不时调整,始大功告成。细观此画,水云流转,墨气淋漓,让人有林泉之想。如若急躁为之,此画的意境定会大减,由此可见画外功夫的重要性了。

    留美院国画系工作之后,则对与绘画相关的深层次的东西进行了广泛地思考,同时也对自己所从事的绘画事业深感不易。老子云:“为道者日损,损之又损,以致无为”,画道也是如此,损其造作,留其天然,损之又损,从而达到无为而无不为的状态。“损之又损”是为艺之道,是去伪存真,是去躁存静的过程。如果说在高岚见到的是自然无为的妙境,那么我创作《潇湘水云》的过程就是对我以往所积累的技艺想法的损之又损。人一生的艺术道路也是如此,所以“为道者日损”。老子云:“我泊焉未兆,若婴儿未咳”,这同时对画家的自身修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达到淡泊名利,婴儿还不会笑的状态。这种内心的修养是必要的,只有绘画的追求和内在的修养合一,才能够触及绘画之天机而不知其所以然,否则再下笨工夫也是枉然。当然吾辈是俗人,只能尽力而为之。

   在提高修养的同时,还要加强对传统的学习。所以,多年来除了外出写生,体验生活,同时还要加强临摹古画,研究传统,越研究越是意识到中国传统的精深,挖掘不尽。我所理解的传统,一方面,是绘画技巧的传统,另一方面,是文化的传统。近百年来中国艺术界的重要现象之一,是拿西画来改造中国画,但画家却忽视了传统,对传统缺乏深入地研究。赵子昂说“画无古意,虽工无益”,此中的古意就是唐代的绘画传统,我们现在的传统要比赵子昂时代的传统丰富得多。老子云“企者不立”,所以我们更要立足于传统。从《潇湘水云》及《平水烟树》这两幅画不难看出画中充满了传统的古意,这是我喜欢的宁静淡泊的古意。这种古意来源于传统绘画中的古意,同时也体现了从古至今中国文人的共通情怀,即以老庄思想为内核的隐逸情怀,这是文化传统,也是我多年来,对绘画及老庄思想,诗词歌赋曲等的文艺精神研究理解的结果。《周易》说“知往而鉴来”,这些文化传统足以丰富我的大脑,并宣泄在我的作品里。拿《平水烟树》为例,此画内容比较简单,丛树白云,平水远山,满纸水墨。此画之中却有王维的诗“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意境,白云已是隐逸者揖赏的云了,不再是凡云。满纸水墨则更加符合老子的“五色使人目盲”的主张,这正是我的艺术追求。“众人熙熙,若享于大牢”,花花世界,何其喧杂,人的归宿何在,在乎山林,归乎玄远,宁静才是根本,水墨则体现了这一境界,体现了“玄之又玄”的眇。我的绘画作品里不光是古法的运用,同时还是传统宁静玄远思想的张扬,这是灵魂。

  从艺多年,忙忙碌碌,甘于寂寞,不觉有“路漫漫其修远兮”的感叹,这条路必定是经渐修而达顿悟的路途,何苦而为之呢,也许是“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吧。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