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要静!

 
 
 

日志

 
 
关于我

其实,太重情非我所愿.是火总是要熄灭的,和风风火火后的幻灭相比,我情愿选择小溪一样绵绵不绝的平和.

网易考拉推荐

写给因儿(转贴)  

2007-04-04 11:39: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  儿
   

     有些事情,没有因,也没有果,但却实实在在地在你的感觉中存在着,甚至有可能它就在你的生命里。
                                  -----------  题记

                             一

     也许是春的信息。
     2007年第一场春风刚刚刮起,就刮来了因儿。
     我还记得那一缕春风,是很润很润的那种风,轻到不能再轻,仿佛是宇宙的呼吸,从天地的肺叶中呼出,又吸入,那些气息中总是带着一丝一缕的活力,那种活力中又带着一种很飘的美好。这种人间的极其细微的活力和美好,只有你用诗的气息和一种最富有感情的方式,才能体会到,因为粗陋和鄙俗永远和美没有关系。
    就在这种美好的春的气息的感受中,因儿来了,风的生命从来就没有预期到在某一个时段和因儿交叉,也许真的是没有因,也没有果。
                                 
                     二
      
    因儿是梅带来的。
    梅说,送给你一个诗人吧。或者,送给你一个诗的灵魂。
    梅的笑是一种丝毫都不修饰的笑,但那种笑却是最自然最美的。她的笑能穿透一切。似乎她每一次笑,都使我的生命之弦在颤动。就在梅的笑里,我用一种愉快接受了因儿。
    我看因儿的博客,看因儿的空间。我忘记了一切,只感觉到是在一种女性味很浓的气息里飘扬--------女人、诗、活力!这些都以一种古典的形式表现出来,形式上有唐诗的轩煌,有宋词的纤怨,偶尔也有元曲的俚俗,虽然有些地方有平仄不合辙的瑕疵,但毫不影响那种浓浓的---------女人、诗、活力---------融合成的气息,也许,这种气息,只有因儿才有。
    我用情感纺织成网,在因儿的诗词里,捕捞因儿的丝丝缕缕。因儿-------旋着古典韵律的红袖伊人,还是现代风味的职业佳丽?是一缕简单快乐的阳光,还是朦胧柔和的淡月?

                      三

    猜度给人带来很大的想象空间,我在这空间里,以因儿的诗词为泥,按照我的审美在塑造着因儿的形象。
    我没有见过她,没有视频,也没有照片。我们互相给了电话,但谁也没有给谁打,也没有发过短信。在我的想象里塑造的因儿的形象,无形,也无声,只是一种时而飘乎时凝聚的幻感,我倒觉得这种幻感比现实的一切具象都来得更美,似乎一个电话,一个短信,就会把这种美的幻感击碎。
    那是我最不愿意的。
    三月,就是在这种不愿意中悄悄溜走了,脑子里只剩下了无形的因儿,在我想象的空间里时而聚,时而散,但无论聚还是散,都是一种动态的美。这种美天天都有新意,有比这更快乐的吗?
        
                    四

    有时候,我们网聊。
    这样的时候少之又少。
    工作,工作,工作;忙,忙,忙。
    这就是因儿。因儿的工作就是计算机。有时我感觉到她是在用指缝里的空隙在给我回话,但这绝没有影响到她的热情。
    热情、明快、乐观。因儿的话语都是这样,都以一种爽直来表达,很少有掩饰,这种裸直的光彩往往会照亮人的心情,因儿和那些云里雾里萎萎缩缩的网聊人迥然大异,光明磊落的东西永远不会被阴暗屑琐来沾污。
    因儿说,她叫“茵”。
    是绿草茵蕴吗?绒绒细草,舔着润润的春,在嫩绿里融进鹅黄,那是世界上最富有表现力的生命,是最激动人心的色彩,那就是你吗?-------茵!
    是湖水茵蕴吗?一湖春波,漾溢着春的旋律,在一片浅蓝里,融里一种透明的含蕴,明快的毫光里带着三分的沉郁,把春发挥到极致的茵蕴湖水,那就是你吗?--------茵!

                     五

    一种默契,会促成一种相约。
    梅--因儿--我---------在这个春天里应该相约,我们说,在这个春天里,我们吃饭,我们喝酒,然后把整个春天都渲染成一种微微的醉态,在这种醉态里收获友情,在友情上种植美,种植淡蓝色的心情,开出最芬芳的花朵,让花朵装饰生活,让花香浸润生命。
    但这种美好的意愿只能在三月的叹息里作罢,约会像一瓣落花,飘逝在春水里,荡漾成一连串的省略号,流向梦的外边去了,到到四月的第一天,约会还没有成功。只有那种梦中的虚幻还在以一种美的形式绵延着,后来想想,没有这样的约会,也许是一种美事,让一种梦延续着,有什么不美的呢?更何况因儿说已和梅结成统一战线要“欺负”我,真要是这样,和我斗智、斗嘴、斗酒、斗诗斗文,因儿的诗,梅的文章,都是很厉害的角儿,我还有不败的份?面对这样的舞文弄墨的才女,我心里真还有些悚,但语言上还是假装了一会武士:“我折断‘梅’枝,打飞莺(因)儿,我的春天便是‘梅飞因舞’了”。
    约会的失败还真要打那个梅。“占尽春风向小园”的“东风第一枝”,狠狠地用梅香把乾坤倒搅了一把,她便敛住梅香,收住梅形,在春风里飘逝得无影无踪,此时也许不知在哪里偷偷地笑哩。
    我倒是猜想,也许她正在忙她的“梅果”吧。

                    六

    一种美好的感觉能够根植于生命不散失吗?
    我不知道。
    有些在精神上塑造出的美好的东西,是一种很薄的壳,真实的外力一碰,它就会变得粉碎。正如小说里的人物,你怎么读怎么美,林黛玉在小说里可以说是美极,因为她只存在于人们的精神塑造中,一旦把现实中的某个人变成了林黛玉,怎么都比不上小说中的美,这就是精神中存在的美好和现实中的真实之间的巨大区别。因儿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是不是现实的因儿会击破精神塑造中的因儿?
    因儿也许只是飘入我的精神的一缕无形的风,也许会随着07年的三月一去不复返,也许一生都不会和她有交叉的点,也许她只会随着一个模模糊糊的梦境消失,等到梦醒的时候,你永远也记不清梦里到底有些什么,也许未来的岁月会把一切都冲涮得干干净净,将来的将来谁也不会伤怀于一个因儿,或是一个竹临风,甚至在记忆的帐薄上连一个很淡的影子也没有,但无论怎样,这一年的三月,确实定格了一个精神上的因儿,但这种精神的定格没有演变成现实的真实,也许永远不会有现在的真实,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幸福,还是一种痛心的遗憾。
                                    
                    七
        
    四月的第一天,我独自一个人到黄河边拍外景,想独自去搜寻人间四月天的纯美,也想把这种美定格成一种固态的美,用物质的方式把它保存下来。在近拍早开的丁香的时候我的精神受到了强烈的震撼:花形、花色能用固态的物质手段保存下来,但花香呢?嗅着花香的那种特殊的精神体验呢?谁能够把它用固化的物质的手法保存下来?真正的美只能存在于一种精神的感悟,一旦用物质的固化的手法定格美,美的生命和动力人的力量也就此结束,你可能定格到的只是美的外衣,就像拍摄,你只能拍到花的形,花的色,却永远没法拍摄花的香,更不能拍摄嗅花香的感觉。
    所以,我便不在意于见不见因儿。见她,也许只能定格她的外形,不见,也或许保存的是她给我的三月的感觉。见天不见,随她去吧。
    有些事情,没有因,也没有果,但却实实在在地在你的感觉中存在着,甚至有可能它就在你的生命里。
    因儿,你说是吗?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