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要静!

 
 
 

日志

 
 
关于我

其实,太重情非我所愿.是火总是要熄灭的,和风风火火后的幻灭相比,我情愿选择小溪一样绵绵不绝的平和.

网易考拉推荐

飞扬的歌声(散文)  

2007-05-10 09:3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飞扬的歌声
文/晓白

    知青点建好后,我们便从老乡家搬出来,住了进去。

   房间是两人一间,男女生隔墙而居。这样做是为了给胆小的女生壮胆。

   离开父母和家人已有半年,但是农村的艰苦生活和多样的农活丝毫未能把我们从城里人变成乡下人。知青点里每天都会放飞出年轻的歌声。

   刚插队时我们十几名知青就被分配到了大队的若干个小队里。平日里大家干活不在一起,收工后,我们的知青点才会有些集体的感觉,才会热闹起来。

   住进去不久,早上天还未亮,就有几个淘气的男生亮起了嗓子,唱起了歌。这时你是起床还是赖在床上?起吧,天还麻麻黑,而且这一起,天黑前你是不可能亲近到床了;不起吧,这歌声——起床的“闹钟”声怎能让你安身?

   我和同屋的小吴经常是一边揉着惺忪的眼睛,一边嘴里嘟嘟囔囊,很不情愿地下着床。

   等我们下了床,人家“米歌手”的嗓子早就拉过了,该进入正式演唱了。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培训”,大家都慢慢习惯于边洗漱边听他亮丽的歌声了。

   这个男生的歌声确实不错,有音准,有情感,嗓音特别好,唱起来确有一种声情并茂的感觉。待他唱过几首,大家已经基本上解决了上工前需要解决的所有问题。于是,歌声停了,人也走了,知青点进入了一天中少有的安静。

   下午四点左右,小老乡们就陆陆续续回到了知青点。这时这坎儿又开始逐渐沸腾起来。

    远远地你就能听到哼唱的声音,当然米歌手他是绝不会以哼唱的方式唱响歌曲的。在任何时候他都会以专业歌手要求自己。

    你听,他在唱姜大维的《牡丹之歌》呢。他的歌声一出,其他哼唱的人都会暂时停下来,为他的声音让道。他的歌声可是知青点这个歌咏“舞台”上最为压轴的节目了。

    听着他的歌声,我也学会了几首当时比较流行的曲子,如〈〈边疆的泉水清有纯〉〉和〈〈敢问路在何方〉〉等曲子。

   在他的感染下,知青们都学会了用歌声排遣心中对亲人和家的思念,就是平日不太言语的小吴也会偶尔轻声地唱上几嗓子。

   记得,下午收工后,我常会望着落日轻轻地唱上一曲〈铁道游击队〉插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往往是唱着唱着,我的眼泪就会扑簌簌地流下来,而且歌声不停眼泪不止。

     在农村一年多的时间里,农活没让我落过泪,患重病(肾盂肾炎)没让我落过泪,用萝卜干就饭我也没流过泪,而这歌声,这琵琶声、这夕阳却能让我泪水滚滚。这也许是特定情景下人的感情的宣泄和自溢吧。因为这泪水中肯定有我受苦和患病的苦涩。

   知青点建成不久公社的有线广播就通过来了。不知是我对这首歌的敏感还是播音员与我一样对这首歌的偏爱,那时我经常听到喇叭里播放这首歌。

   当歌声前奏一起,琵琶凄凄地弄响曲子,而我又在远望西边落日余晖的时候,那种想家,想念家中亲人的情感就会油然而起。于是我的眼泪就如琴弦拨出的曲子源源流淌…….

   直到今天,这首歌一起,我就会特别准确地找回当时我那种欲发不能的激动的感觉。只是如今再听到这首歌时,我已经把过去那种思家之情不自觉地转换成了对那块土地和那块土地上曾经给予我许多帮助的乡亲们的眷念之情了。

   也许岁月在我心中积淀的这种感觉会跟随我一生。

   两年来,知青点上空的歌声几乎未有一天中断过。雨天不上工,雪天不出工时,那里就会歌声飞扬。歌声成了知青点上空荡漾的五彩云霞。

    有一天早上叫早的歌声始终没有响起,这反而让我们生奇。“怎么不唱啦?”“小米在呀!”大家都在暗暗思忖着原因。

   下午收工后,大队书记光临知青点通知我们开会。

    书记的一番讲话让我知道了其中的原因。

    原来前一天晚上几个调皮的知青(当然是男生)趁天黑,把知青点附近一家老乡的鸡窝给掏了。他们关门闭户连夜杀啊煮啊(虽然挨得近,但是我没有闻到鸡香)、吃啊(据说借了两只)。

    可是他们善后事做得太差,竟然把鸡毛等摔到了知青点后边那所学校的厕所里了。队里一查自然查出是知青们干的。

   这几个"坏蛋"也够笨的,竟然偷错了门,偷到咱书记家了。

   会上,老书记只是告诫大家,今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知青都是文化人,怎么也会做出这等事……

    书记讲完话后才转过知青点的房头,那几位刚刚还吓得像惊蝉一样的“歌手”,立刻又开始“边疆的泉水清有纯……”了。

    在我们的生产队里,只有我们这个角落还有点文化气息。老乡待天一擦黑,就关上了门,洗洗上床了。所以我们这里的热闹氛围时常会引来一群群放学的孩子的观望。他们远远地看着我们,心中暗暗思忖着城里人怎么都是异类?怎么总是哼哼唧唧的,晚上还睡得这么晚;也许他们在做着自己的梦……

    一年后,知青点开始有人陆续返城了,其中有顶职的,有上大学的,有应招回城的。知青点从此开始萧条起来。那里的歌声虽然没有断,但是唱出的滋味已经与以前大家都在的时候大不相同了。

    前年我曾回去过,看着只剩下残垣断壁,曾经承载过我们的青春气息和欢乐歌声的那处房子的旧址,心里毕竟有一种人是物非的感觉。

   我站在远处,久久地看着,仿佛还能听到那里飘扬着曾经的欢乐的歌声......。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