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要静!

 
 
 

日志

 
 
关于我

其实,太重情非我所愿.是火总是要熄灭的,和风风火火后的幻灭相比,我情愿选择小溪一样绵绵不绝的平和.

网易考拉推荐

父爱二三事  

2007-06-16 21:47: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因为情缘未了,今生又做他的女儿。
   好美丽的传说。  父爱二三事 - 水乾 - 元

   

   在我的生命中,父爱是重如山的。尽管它没有母爱那样醇香,那样甜美,但父爱永远是我心中最简洁又最厚重的情感。

   姐弟三人中,父亲对我偏爱有加,以至于成年之后,弟弟们还酸溜溜的,弄不懂我是怎么讨老爸喜欢的。其实,我也说不清楚,或许亲情也是讲缘分的。我知道,父亲最疼我,我也最懂父亲。

   记得小时候,父亲常带我去邻居家串门儿。父亲是村里秧歌队的领队,每年春节的时候,欣赏秧歌队的表演,成为我记忆中与父亲的一种交流方式。农闲的时候,父亲会和一些喜欢戏曲的叔叔们在一起编排节目,每次父亲都带着我去。所以,随父亲去邻居家串门,是我儿时的一大乐事。受父亲的影响,幼小的我对戏曲情有独钟。每次看父辈们排练,总有人拿我逗趣:“小不点儿,给我们来一段吧。”每当此时,我都会有些害羞地望着父亲,而父亲也总是笑着点头鼓励我。于是,在父辈们爱的眼神中,我就会煞有介事地唱一段评剧《花为媒》或《刘巧儿》,在他们的掌声中,我还会清清嗓儿,来一句河北梆子《打金枝》中的高腔:“这一件莽龙袍,真正合体,它本是你丈母娘亲手儿做来的……”梆子腔味虽不纯正,却让父辈们开怀,也让我至今回味。

   父亲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每逢春节,父亲总会主动为邻居们写对联。但我家的对联,有时父亲会让我们姐弟练着写。我清楚地记得,有一年春节,我家的水缸、粮仓上贴满了歪歪扭扭的“清水满缸”、“粮食满仓”,出门就能看见小弟的臭字“抬头见喜”。事隔多年,虽然我们姐弟没有一个人成为书法家,但是喜欢书香、墨香,崇尚知识、勤奋好学的品格,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种习惯。这是我们对父爱的最好珍藏。

   父亲虽然很疼我们,但从不拘泥于一些琐碎的细节。直到我成为母亲,我发现,父亲变了。面对他的外孙,他少了些许严厉,多了几分慈祥,甚至让孩子享受到我们从未享受过的溺爱。每年寒暑假,父亲都会来帮我带孩子。只要父亲在,不论是学国画,还是去游泳,孩子都首选让姥爷陪同,而父亲也是乐此不疲。有一次,儿子悄悄地告诉我:“妈妈,姥爷做的饭可香了。”真的?父亲可是从不做饭的。望着我的惊讶,父亲笑了:“孩子想一边吃饭一边看动画片,不想出去吃。”就这么简单,简单得让你无法抒怀的便是父爱。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很少教导我们,但他的言行举止却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我们。父亲的一个眼神,会让我们知道错了;父亲的一个微笑,会让我们为自己骄傲。父亲很少在我们面前表达他的内心,但我一直认为,自己懂得父亲。每年父亲来我家小住,我经常陪他去公园散步,和他聊聊从前。散步的时候,我会挽着他的胳膊,握住他的手,让那掌心流动的温暖在父与女的心间持久。

   是的,父亲是山,是方向,是让我们站得更高看得更远的肩膀。在女儿的心中,父爱是儿时梦里的星光,是成年后永远的牵挂,是润物无声的涓涓细流……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