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要静!

 
 
 

日志

 
 
关于我

其实,太重情非我所愿.是火总是要熄灭的,和风风火火后的幻灭相比,我情愿选择小溪一样绵绵不绝的平和.

网易考拉推荐

一缕柔情缄回忆  

2007-06-06 09:3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家门前的路边,一棵棵稚嫩的银杏树苗儿换下了苍老的槐树。这是区政府为建石化城绿化市容及环保作出的贡献。
    小小的树苗儿在经历了一季的严寒之后,吐出嫩绿的新叶儿,虽然还未成荫,但青青鲜绿给这座正待兴起的石化城增添了勃勃生机。
    这座落于兰州西区的工业城,是我从小生活的故乡。听惯了山南海北的方言,制药厂多数人讲天津话;阀门厂多数人讲东北话;自来水厂多数人讲上海话……但本土话却成为我人生唯一熟悉的乡音。
    我的幼年是在妈妈所在的工厂厂办幼儿园中度过,很是幸福的童年,至今仍记得香喷喷的白米饭上餐桌之后,小朋友们背着小手站在桌前背诵“白米饭,喷喷香,社员伯伯种的粮,我们吃饭要爱惜,浪费一粒不应当”的情景。我胸前用别针夹住的小手帕及“丢手绢”的儿歌依然飘荡在我的心海。
    妈妈每天骑自行车带我上下班,路途不近,七十年代的交规还不允许自行车带孩子,所以,每当妈妈看到远处有警察叔叔时,总会吓得匆忙跳下自行车。这样的惊险时刻总是在一次次地心跳之后安然度过。终于一次,也许是快迟到的原因吧,妈妈没有留心,当警察叔叔“威严”的声音喊妈妈时,情急之下,来不急正常刹车,不知怎么回事就连车子带人一起翻下路边的小沟。
   这段往事在我的脑海中,感觉灵魂分体,另一个自我在一旁静静注视着:妈妈没有顾及自己的伤痛,没有怕警察扣车,爬起之后立即将我抱起,看我有没有受伤,我的小母指甲盖掉了,妈妈急得流下了泪。她抱起我就跑去给爸爸厂里打电话。“我”还看到,妈妈的饭盒滚落在小沟的泥水里。
    很多年后,我对妈妈提及此事,她惊讶我记忆的同时,只一句“那次可是让我的小小受了罪了。”我三岁的记忆里,只有那淡灰色的天空下,母亲抱着我流泪的情景。
    再后来,终于有桥了,妈妈上下班不用再翻那崎岖的河沟,但上桥之前却有一近45度的大坡,每到坡下,妈妈会比躲警察从容一些地从自行车上下来。因为坡度太大,她无法带着我骑上去。那个坡给予我的记忆,便是妈妈及不均匀的呼吸声儿,由于劳累而喘着粗气将我连同自行车推上坡,妈妈呼出的气流如春风般暖暖地荡漾在我的人生旅途。
    从此,我体感了妈妈的含义。妈妈对于我来说,是心的归宿。
    妈妈说我是“小没良心”,因为,哥哥姐姐们上幼儿园时,发了好吃的都会留给妈妈,不喜欢的才会自己吃。而我相反,有次我将糖包放在妈妈手中,妈妈高兴地说“我的小小今天给妈妈留包子了呀,真懂事”,我呢,当着妈妈同事的面说了句让她极没面子的话“才不是,是我不爱吃又不敢扔才给你的”。妈妈虽然嘴上说“伤心,再也不疼这个疯丫头”了,但她还是在阵雨突降之际把我包的严严实实,将糖包装进她的饭盒兜里,自己却因没有雨具而淋着雨回家。
  极为顽皮的我,在幼儿园阿姨的眼中是聪明可爱的,她们很“惯”我,这样一来,我有了一些娇横。阳光明媚的下午,小朋友们都在花园玩耍,当我跑去喝水回来之后,看到花园边小水泥台我的位置被一位叫东东的女孩占领,便理直气壮叫她让给我,东东自然不让,我二话不说,冲她大腿就咬了一口,待她大哭着跑去告阿姨时,我“抢”回了我的座位。我很特殊没有被体罚,但当妈妈下班接我时,阿姨破天荒头一次将我的“罪状”告之。妈妈当时只让我给东东道歉,回家的路上,我不记得说了什么,但我却知道妈妈真的生气了,妈妈生气是非常严重的。此后,我懂得了“礼让”,从未再“挣抢”过任何身外之物。
        长大以后,也曾憧憬过美好的未来,憧憬过在其他城市生活,只因自己不够努力,愿望未能实现。
    我依然生活在有妈妈呼吸的暖流的这座西北金城。
    如今,我已为人母,妈妈老了,和照片上的外婆很象很象。上周末,我陪妈妈去久违的厂区澡堂洗澡,看到熟悉的厂房,熟悉的林荫小道,我的心好温暖。
                    指间世事匆匆过,
                    鬓底银发渐渐多,
                    恍然一梦事若何?
                    沧海阔,何须挡风波?
    岁月的流痕在哪里?在妈妈满脸皱纹及蹒跚的步履中。
    我的乳名,如今只有妈妈一人唤了。就连爸爸都已有近二十年未叫过我的乳名,自我上中学之后,爸爸说我长大了,要尊重我。唯有妈妈,至今仍呼我为“小小”。这乳名,是我珍藏在心湖最深处的一缕柔情。
                  几番柔情几番意,
                  抽出一缕缄回忆。
                  母爱涓涓无尽来,
                  恩重难报情海里。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